春天不是读书天
作者:刀刀 时间:2016-05-10 点击:1634次

街头女郎裙裾飘飘,路旁杨柳随风飘摇,这一切都在诉说春天进城的消息。可我却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累,从心底油然而生的那种累,简直浸透到骨头里面,简直要忽略春天已经来临的事实。

我有想将怀里面的书扔掉的冲动。

这些书是我参考了很多“前辈”和“高人”建议才买的,有利于自我提升,有利于职场进化,有利于炖出心灵鸡汤,有利于提升自我修养……总之,好处多多。我将12本书,列进了“春天读书计划”,并向朋友炫耀。尽管那是前几天的事情,可那时真的觉得春天还很遥远,遥远得仅仅存在于我的读书计划之中。

突然就升起一种淡淡的忧伤,那种感觉类似于“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而我,只是在一味追求物质,追求价值的时候,忽略掉了身边的美好,哪怕是神给予世人的恩赐,比如,春天的到来。

 

我相信阳光能够治疗忧伤以及类似的情绪,何况还是春日的阳光。

 

仰起头,闭上眼,奢侈而又放肆地任阳光打在脸上,往日的林林总总,突然就在记忆的斑驳时光中呈现,光怪陆离、浮光掠影于脑海,如电影之中的蒙太奇手法,最后定格在一个女子身上,蕙质兰心,温柔婉淑的江南女子。

和云儿认识是八年前。初涉职场、爱好古典文学的我加入了一个文学组织,在师父的带领下,进步很快,并以功底扎实、反映敏捷在那个小圈子有了点名气而怡然自得。云儿是那个小圈子的文友,话不多,但能直接直击心灵深处,感觉很能懂我。随着交流增多,诗词唱和探讨人生,不知什么时候就有了“烟花三月下扬州”的约定。

原因无它,云儿是扬州人,一直在学校教国文。她给我说瘦西湖,说琼花节,说扬州八怪,说吴涤清和童丽演唱的《烟花三月》,说运河风景……说了一年又一年,最后变成了简单的问候:刀刀,你还好吗?

 

这八年之中,我恋爱、结婚、生子,角色不断发生变化,唯一不变的是每年向云儿道歉,“今年去不成了!”这八年之中,我不断地向生活妥协,从风花雪月的理想,落到了柴米油盐的尘埃;从灯前满怀情绪敲出激昂文字,变成为下班后酒桌吹牛侃大山;从青涩的文艺青年,变为职场老油条。

我习惯于早出晚归,习惯于每天加班、没有周末,习惯于更多以物质来满足家人的需求;我习惯于对亲朋好友的想法冷嘲热讽、不屑一顾,而不是耐心听取,却对他们的成功有着不加掩饰的嫉妒;我开始学习,办公桌上,床头,乃至马桶上都会放上学习用书籍,和同行交流考虑能否有所收获,是否有价值;开始习惯于以职场经验来对待身边每一个人!

 

如果说追求,那就是享受得到物质之后的短暂幸福。为了这些旁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幸福,我也从为了一个小细节和公司领导当面争执,变为往日讨厌的溜须拍马人群中的一员,但这些远远不够,并不是“折腰”就能换来“五斗米”,何况我的欲望远非“五斗米”可以满足!

我这么努力,这么辛苦,仍然没有完成“烟花三月下扬州”的约定,尽管这些年因为出差或者别的原因,去过杭州,到过苏州,但就是没有去扬州。也不知道这样的我出现在云儿面前的时候,她心目中神交已久的朋友形象会不会轰然倒塌、一塌糊涂。

许多年之后,你会不会喜欢现在的自己?我不只一次问自己。

成长成熟成功,需要通过生活打磨棱角,尽管这个过程没有丝毫快意可言!

 

放空自己,任思绪如春潮般涌动、柳絮样飞扬。

那里面有“春光懒困倚微风”的恬静,有“两个黄鹂鸣翠柳”的清新,有“沾衣欲湿杏花雨”的惬意,有“春在溪头荠菜花”的叹息……而现实之中,我欣赏着眼前的女郎,路旁的杨柳,享受着阳光洒在脸上的惬意,似乎还有微风轻拂。但,更多的是车水马龙,行人匆匆!

抱紧怀里的书,快步行走,我要开始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是我和春天的约会,当然,陪同的还有一个温柔婉淑的江南女子。

版权所有:新田置业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84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