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野菜香
作者:路小鹿 时间:2016-05-10 点击:1855次

提到春色与春物,绝大多数的人会想到桃李争春,莺歌燕舞,万木峥嵘的繁盛。这答案估计八九不离十,经过一个冬季的萧索,看腻了灰白色的基调,就盼着春天来临,让每一个毛孔都尽情绽开,大口地呼吸着春天独有的沁人香气。

但于我而言,春天更像是一个吃的季节,吃的东西格外蹊跷,各类叫得上名字和叫不上名字的野菜开遍整个春天,全家老少因这种野味而忙碌着,那种热乎劲儿,才更像春天。

挖野菜

外婆年近八十,对野菜有着浓厚的情愫,过往清贫岁月中同亲人伙伴一同挖野菜充饥的经历在老人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对他们来说,野菜不仅是造物主对人们的特有恩赐,也给他们带来了无限童趣,甚至还勾起了怀旧的思绪和浓浓的乡愁。

“正月邀邀二月长,三月饿死打柴郎”,外婆常把这样的顺口溜挂在嘴上。在老人的影响下,我们全家都对春日的野味有种独特的好感,每到春日便一家人相约郊外,围着钢筋水泥的郑州城跑个遍,在东南西北的四环外来几次别样的春日踏青。外婆是这踏青运动的绝对领袖,什么月份采摘什么野菜,哪种嫩哪种老,她都能如数家珍地信手拈来。跟在老人身后我收获不少常识,这也让我小小的自豪了一把,能认出十多种野菜,在被冠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八零九零后中,大抵是不常见的吧。

北方的三四月,正是蔬菜青黄不接的时候,即便是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初春的那一个月里,菜场上的蔬菜不仅卖得贵,未经大棚繁殖而自然生长的种类更是少得可怜。

可一旦把目光转向漫山遍野中,停留在荒地土坡间,春天就好像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各种野菜争相破土而出,绿的鲜明,生的放肆,一堆一堆地炸开,一簇一簇地迸发,大有“须作一生拚,尽君今日欢”的意思。

最有趣的是不同种类的野菜相互交叠着,依偎着,既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致,又给挖野菜平添了几分捉迷藏的逗趣。家里备齐了采摘用的各类工具,俯下身来,在认准了的野菜上咔嚓一剪,甩甩泥土放进随身备好的袋子,运气好的话,半晌下来就能收获满满一袋。

郊外山坡上最常见的当属荠菜,又名护生草、地菜、地米菜、菱闸菜等,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有和脾、利水、止血、明目的功效,食用方法简单多样,因而也备受采摘者青睐。

蒸野菜

早在春秋时期的《诗经》就有“其甘如荠”的记载,还有著名词人辛弃疾“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的名句,千百年来荠菜都是野地里为春天报信的信使。采摘后择洗干净,拌上少许白面,撒上盐末,放在蒸屉上蒸熟,俗称“布摞”,在陕西等地也把各种蒸菜叫做“麦饭”。

最好吃的做法还数荠菜盒子,把洗好的荠菜与炒鸡蛋在盆中拌匀,放入十三香、胡椒、盐和香油调味,在平底油锅热到七八分时下锅煎熟,一个个荠菜盒子在油锅里滋滋作响。咬上一口热腾腾的盒子,那滋味别提多么带劲。

母亲则更关注野生的蒲公英,据说有消炎镇痛的功效,被称为天然的青霉素。她和外婆每每遇到上火,亦或者嗓子发炎疼痛时,泡上一壶菊花蒲公英茶,连喝三天就能见到效果。这些神奇的效果在度娘上也得到印证,蒲公英又叫“婆婆丁”,地丁、尿床草,属菊科属多年生草本植物。据《本草纲目》记载有清热解毒、消肿散结的药用功效。汪曾祺先生也在他的《食事》一书中提到,白鼓钉儿,名蒲公英,四时皆有,唯极寒天小而可用,采之熟食。

茵陈

今年家里要添丁进口,我怀上了猴宝宝。春节期间母亲从朋友口中听说茵陈养肝,具有清胎毒的功效,在孕后期泡茶饮用可以降低新生儿黄疸的概率。自此后的一个月,满世界寻找茵陈、采摘茵陈便成了她和外婆的头等大事。

茵陈在民间又被叫做白蒿,叶小微卷,呈灰白色,远远看去像是霜雪洒在绿草上一般。“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以后当柴烧”,采摘具有药用价值的茵陈最好是在正月,然而今年的雨水来的很晚,正月里的茵陈又小又弱,很不成气候,即便摘回去,后续的清洗工作繁杂又不出活。

我们每隔两周就要找地方看看今年的茵陈苗有没有长大,那种试探加期待的心情甚是有趣。及至二月初,摘好了几大包茵陈满载而归,随后的择叶去根、清洗晾晒工作是个巨大工程,整整花费了母亲一周的时间,顾不得腰酸背痛,也忘记了眼花。如今我每日泡上一杯,看茵陈的小叶在杯中尽情舒展,同时化开的还有母亲与家人无微不至的关爱。

每次采摘前,外婆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我们,从地面以上掐叶,千万莫断了野菜的根。只消一场春雨,这些野菜就有再次拔地而起的生命力。它们生长在田间地头、山峰石隙,却对春天有着超强的感知能力,几滴春雨、几许春风便能繁衍存在,这也许是我喜欢野菜的又一个原因,不蔓不枝,不妖不艳,不争不闹,却用最平凡的生命装点春天,用毕生的成长做出奉献。

 

入春后的一段时间,野菜的种类变得更为丰富,米米蒿、羊蹄子菜、猪毛菜、笤帚菜、榆钱、槐芽、槐花、香椿芽也都次第出现,在菜场中也能寻到各种野菜的踪影,盛放野菜的篮子前总能汇聚更多挑选的人们。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人们的味蕾被原来的味道激发,野菜又重新受到青睐。三块一斤、五元一把的价格虽是亲民,甚至比到郊外亲自采摘成本低廉许多,但是于我而言,于我的家庭而言,因野菜而来的生活趣味,因野菜而表达的相互牵念,价抵万金!

 

版权所有:新田置业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84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