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船清梦压星河
作者:燕然 时间:2015-11-06 点击:1513次

文/燕然(自由撰稿人)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在郑州生活的时间并不长,但对郑州的蓝天和夜空还算刻骨铭心。之所以刻骨铭心,大致源于懂得了失而复得的宝贵。有些东西,注定是失去比拥有更有意义。

 

 

这两年,环境成了大问题,举国上下,街头巷尾,每个人都开始关心起头顶的那片天了,经济发展,各个利益集团都要寻找一个平衡,而环境作为最没有“油水”的元素,自然被各方压榨,不管是火电厂还是城市工地施工扬尘,又或者是抽烟和汽车尾气,都关乎各地方政府业绩和经济发展,所以就有了“先污染,后治理”的态度和理念。

 

我们知道了环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之后,就比较容易得出一个预期,而不是答案,因为谁也回答不了未来环境到底会变的多么好或者变的多么坏,也就是说,我们要知道,环境问题一时半会没有办法彻底解决,我们老百姓作为社会最微小的一份子,做些接地气的,有利于自己和环境的事情,就是为头顶蓝天做的最大贡献。

 

我们太需要头顶的蓝天和夜晚的星空了。

 

小时候,县城里还没有什么高楼,当夏天艳阳落下之后,晚霞未散之前,爸爸会从自来水管中接上几盆生水,泼洒在院子里和平房的地面上,过不了一会,水就吸收了地面中的热量,把白天阳光的能量送给晚霞,当夜幕拉开,躺在自己家平房上,虽然经过了水的滋润,但那水泥地中的热量,依然孜孜不倦,透着竹席传到脊背,失去了燥热,更多的是温暖。

 

因为没有高楼,没有光污染,平躺在这大地上,满眼的星空令人无限遐想,很多时候是疑问,躺在奶奶的臂弯里,问:“奶,星星为什么会一闪一闪啊?”“奶,为啥星星不会掉下来?”“奶,你快看有个流星!流星掉哪里去了啊?”很多时候是害怕,这个时候也不说话,紧紧的依偎在奶奶怀里,周围都是黑暗,偶尔有风吹动院子里香椿树叶的声音,也会让自己心里一阵紧张,这时候夜空中的星变的冷冰冰遥不可及,感觉自己失去了空间和时间,稍微一翻身,就会开始无尽的跌落,凝视着星空,又像凝视着深渊。对于生命和宇宙的敬畏在那些时刻达到顶峰,在成年之后,演化成了对生活所在的地球以及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当想到自己小时候经历的这一切神秘奇幻经历将要消失贻尽时,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前几日又回到现成,高高的吊塔与几年不见建成的高楼,刺破天际线,无星的夜空下,未改造的瓦房下还有几个中年妇女在苍白的灯光下纳凉,路过时还能听到屋子里传来的麻将声,呼啦啦,呼啦啦。

 

关于蓝天,我们的记忆可能更加旖旎,并且更紧密清晰——蓝天白云,球场,白衬衫。那是一个上午,窗外白云一朵一朵飘着,教室里老师激情迸发的讲着你早已经耐不住心听的语文数学,这一朵云飘过时,你还在想前排那个黑长直的姑娘,下一朵云飘过时,却又开始幻想战争与海洋。

 

那又或许是一个下午,十三点已过,云朵遮挡阳光,明暗交错中,慵懒醒来,那时候你觉得好像永远都是这么灿烂的阳光,好像自己会永远是少年,或许你的汗水浸透衣衫,只听得见球场边的呐喊。那天绝对是个蓝天。

 

卡尔维诺说,记忆的场景一旦被词语固定下来就会消失了,那些记忆里的蓝天和星空真的毫不客气的说消失就消失了,如今我们感叹、怀念、都再也换不回。我们是庆幸的。还记得我们很多人在小时候,在幼儿园上美术课,老师让我们画第一幅画,大多数小孩子的画都是一个场景:蓝天白云下,小朋友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手牵手。时至今日,不是沧海桑田,但蓝天白云却真的是少之又少,庆幸我们有一个那样的童年。

 

我们还要留给未来孩子们一个有蓝天白云的童年。从现在开始,并不晚。我们同样要给自己留下一个满船星河的老年,当我们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能够撑着小船,在洞林湖中,三五好友,傍晚小酌,醉后不知天在水,恍惚梦中,满船清梦压星河。

 

 

版权所有:新田置业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8423号